本故事已由作者: 鹿曦,授权天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公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天天读点故事”获得正当转授权公布,侵权必究。


1

王弘蹲在门口的石阶上,听着屋子里传出来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,使得他心里情不自禁的发毛,用一直哆嗦的手点上一袋烟,闭着眼睛最先祈祷。

这已经是他妻子生的第四胎了,除了第一胎的女儿荷儿,没有一个能存活下来。

果不其然这一胎依旧是死胎,而且照样成了形的男胎,这些胎儿往往是在肚子里照样活蹦乱跳,生下来却成了一身青紫没有半点活气的死胎。

这让身为母亲的怀香已深感麻木,默默地闭上乏累的眼皮,转过头去,不再去看一眼。

由于到王弘这辈儿,父亲只有他一个男丁,以是延续香火的重任就落到了他的头上,可是这一再的事故让王家人很是苦恼。

王弘的父亲为此更是心急火燎,以为自己年岁大了,要再抱不上孙子就算死都比不上眼睛,于是王弘的父亲去了村子不远的普惠真人庙,想求个签问问。

路上碰见了王弘的好兄弟李方,王弘父亲见李方也不是外人,于是就将怕断了香火,上庙里求签一事跟李方诉说了一遍。

李方摇头晃脑又抓了抓胡子,“你家还要遭大祸啊!除非化解此事的孽因”,否则必有大祸。”

儿媳生3胎孩子都夭折,熟人得知变脸“你家还要遭大祸”。

王弘父亲听了登时犹如醍醐灌顶,没有与家里任何人商议,便要只身一人重返东北。

王弘发现父亲不见了,问起家人,家人却都说不知父亲去了那里。

王弘将父亲离家出走的事情一说,李方一拍大腿,把见王父的事情叙述了一下。

王弘忧郁父亲去了遭遇意外,心急如焚,“这传不传宗接代的能咋嘛!我要去把我爹拦回来,不能让他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。”

李方听他这么说,“都是兄弟,固然义不容辞,带我一个阿弘。”

“也算上我。”刘祥赶忙道。

于是三人就沿路一直寻找,却没有瞥见王弘父亲的半点影子。

2

刚进村口就以为有股子阴郁之气一阵阵的袭来,令三人感受异常不适,不由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“爹,爹你在嘛?你在这里嘛爹?爹我求你跟我们回家吧。”王弘边走边用双手拢着口鼻喊道。

走了约一盏茶的功夫,依然没瞥见有王弘父亲的影子。

就在途经王弘家原来老房子的时刻,王弘瞥见门口的那棵老槐树上吊着一具干枯女尸。

见此情形三人身体好像被一股凉意穿透,张大的瞳孔中马上充满了恐惧,于是发了疯似的便跑。

跑出不多远,三人眼前又泛起了一个宽阔的平地,村民们原来晾晒粮食的园地,现如今却成了白骨堆积如山的“墓地”。

,

Allbet Gmaing代理

欢迎进入Allbet Gmaing代理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欧博亚洲电脑版下载:婆婆来家里照顾孩子,出门时忘带手机,俺看到手机后报警 我叫李颖,是一个离异的女人,我在一家会计公司上班,我和前夫是经人介绍熟悉的,我那时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